14 West Walnut St.

關於部落格
如果這聲音能悅樂你,
就坐下來吧,靜靜的,

我將呼你為:
最初的也是最後的知音
  • 154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eux D'enfants

分手第二十一天,看了一部法國電影。 一個關於魔法盒的愛情遊戲。 一個小男生和一個小女生說好,當魔法盒在誰的手中,誰就可以出題打賭。 他們就這樣從小打賭到大。從課堂上拼出最多髒話單字,到葬禮中站在墓碑上唱歌。 長大後,兩人之間有情愫。賭注變成他們的愛情, 賭對方對自己的心意。 當男孩遲疑,女孩驕傲地負氣離去。她說:「你永遠無法傷我的心。」 男孩受傷了。整整四年,他知道女孩在什麼地方,卻不去找她。 四年後,男孩帶著未婚妻出現在女孩面前。 是的,他贏了。他傷了女孩的心。 婚禮上,女孩出現了,手裡拿著魔法盒。 她要求男孩實踐打賭的承諾,在自己的婚禮上說不。 婚禮搞砸了。他們也決裂了。 女孩心碎轉身時,她說:「賭我們十年不見面。」 十年音訊全無,十年各自婚嫁。 愛情裏最可怕的,原來是被對方徹底的忽視,再也不能說話。 十年的最後一天,男人心神不寧了整天。 到了晚上,他為了女人的遺忘,幾乎難以自持地悲傷。這時候,他看見包裹裏的魔法盒。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敢不敢賭? 」 他驅車去找她。她坐在客廳中央,像個女王,正說著電話。 而周圍混亂地像是歹徒侵入過一樣。 然後她掛上電話,臉上滿是淚痕,卻微笑著說:「警察一分鐘之後就會到了。」 他臉上也滿是淚痕,激動地說不出話,只能微笑著看她。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一分鐘到了,警察抵達了。 他拔腿飛奔。為了另一個賭注開始逃亡…… 你知道,電影最後,他們是如何和好的嗎? 他為她唱了一首歌:La Vie En Rose。 一切一切,只是因為他們還是小男生和小女生的時候,說好的。 回家後,我清理信箱,決定把你的信都刪了,決定要把你遺忘。 結果點了一封信。 才讀了一行,我就哭出來了。再也停不下來。 「Honesty and trust,」 你說:「 這是我們之間最珍貴的東西。」 我們曾經說好的。 不管發生什麼事,不管以後是什麼關係, 要彼此坦承和信任。 我們說好的,像兩個天真的孩子那樣。 是的,我們說好的。 如果我跟你說, 我原本沒打算背叛你的。可是,當我聽到她說,是你不想離開她。 我整個人就崩潰了。欺騙、背叛一下子全湧上來,我什麼都顧不得了。 你願意相信我嗎? 我每天都夢到你,你在夢中不發一語。 我看著你,想開口跟你道歉,卻說不出口。 只能一邊哭泣一邊看著你。 日復一日。 善與惡。信任與懷疑。 忠實與背叛。愛你和恨你。 我感覺自己好像快要被撕裂了。 我不想再恨你了,也不想再報復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生我的氣了? 我們說好的。 我曾經忘記,可是我想起來了。 如果, 如果我願意再相信你, 那麼,你可不可以告訴我,在我們的關係中,到底哪些是真實,哪些是謊言呢? 只要你說,我都願意相信,都願意接受。 但我不想聽安慰和好聽的話。你知道我的。 而你,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要把責任都推到我身上? 為什麼你不肯承認你愛過我? 為什麼你對其他人說的話,都和你跟我說的不一樣? 如果我願意再相信你,你願意告訴我嗎? 你願意,聽我為你唱這首歌嗎? Quand il me prend dans ses bras, Il me parle tout bas, Je vois la vie en rose Il me dit des mots d’amour, Des mots de tous les jours, Et ca me fait quelque chose 當他將我擁入懷中 輕聲細語對我說話 我看到玫瑰色的人生 他對我訴說情話 只是一些平凡的話 我卻感動不已 原發表於2004-05-25 00:59:2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