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West Walnut St.

關於部落格
如果這聲音能悅樂你,
就坐下來吧,靜靜的,

我將呼你為:
最初的也是最後的知音
  • 154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蔣勳‧願

那時候,我一天花在實驗室裡的時間超過十五個小時。 三天萃取一次病毒DNA。每天要進行三次聚合酶酵素連鎖反應實驗,每次要花三小時又二十分鐘的時間。 實驗做不出來的時候,就會一個人鬱卒地坐車離開學校去吃烏龍麵。 每天下午必定重複兩次的動作,是把粉紅色的試劑滴入九十六孔微量盤,放在搖盪器上。 然後開始默念蔣勳的願。 從「我願是滿山的杜鵑,只為一次無憾的春天。我願是繁星,捨給一個,夏天的夜晚。」到「眠中有夢,我就是你,枕上的淚痕。」剛剛好是試劑混合所需二十秒鐘的時間。 對於這首詩,我有一種特別的懷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