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West Walnut St.

關於部落格
如果這聲音能悅樂你,
就坐下來吧,靜靜的,

我將呼你為:
最初的也是最後的知音
  • 154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age of innocence

電影本事 訂婚之後,他愛上未婚妻的表姊,艾倫。獨立、率真,遠嫁歐洲,卻想回紐約離婚的特異獨行的仕女。 他想娶她,然而,她卻不忍心他做出不合禮教的事成為醜聞的男主角。他行事穩重,有禮、體貼、寬容,是社交圈公認的有為青年。 「我正是因此而愛你,」她說,「若我們真如此做,那你就不是我愛的你了。」 於是,他娶了原本是他未婚妻的那個女人。溫馴、嫻靜、有著一雙無辜純真的眼睛,在他的不同看法下,很快就放棄自己主張的女人。 然而他的妻子果真如此純真無辜嗎? 他覺得妻子的真心彷彿隱藏在一道簾後, 而他無法透視。 婚後,彷彿為了逃避抑或遺忘,他和妻子花費許多時間在國外。下一次和艾倫的相逢是一年半後。 親戚請他把在海邊散步的艾倫叫回屋內。他在樹林的盡頭遙望著艾倫的背影。他向自己說,若在海上的帆船駛過燈塔前她回頭,他就要上前喊她。然而她沒有。 他們還是無可避免地見面了。離開她後他並不快樂,沒見到她的日子,他難以平靜。 他終於要向妻子坦承了,在獲得艾倫的承諾後。然而他的妻子卻搶先告訴他,艾倫即將回歐洲。 兩個星期的日子,如遊蕩的靈魂。在送行艾倫的晚宴上,他食不知味。沉默中,他隱隱感覺到周圍的人目光中對他和艾倫的懷疑。在禮教的牢籠下,他像是隻困獸。 晚宴後,他告訴妻子,他很倦怠,想遠行。 「可是,你得帶我走,而醫生可能不會允許。」她說,「我今早才確定的。」 他人在震驚之中,手下意識地撫著她的髮。 「你告訴過誰?」 「你媽, 我媽,還有艾倫。你介意嗎?」 「什麼時候?」 「那一次的長談。」 「那是兩個星期前,你不是今早才確定的嗎?」 「是的,我告訴艾倫。現在我很高興,我沒有猜錯。」她仍然是那一雙純真無辜的眼睛。 他茫然望向窗外,終於明白艾倫為什麼離他而去。 遠行成行時,他57歲。 他訝異兒子知道艾倫的事。 「記得嗎?母親臨終前和我單獨談話。」泰德說,「她放心把家交給您,因您曾因為她要求而放棄了您最想要的東西。」 「她未曾要求過。」他喃喃自語。 多年的深情和苦悶終於有人明白而憐憫,這人竟是他無辜的妻。 在艾倫的樓房下,他躊躇著。陽光由艾倫的窗戶反射至他眼中,他彷彿見到那日波光潾洵的海邊,艾倫回首對他微笑。 有人動了動窗戶,是管家關上窗戶。他的心因期待而墜落。正如那日夕陽照得水面閃閃的海邊,艾倫終究是沒有回首。 他轉身,舉步離去。 那些他為了保持妻的純真無辜而煎熬的歲月裏,究竟誰才是無辜而純真的呢? 「I can't love you unless I give you up」 艾倫說過的話,如今讀來只有一聲輕輕的嘆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