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West Walnut St.

關於部落格
如果這聲音能悅樂你,
就坐下來吧,靜靜的,

我將呼你為:
最初的也是最後的知音
  • 154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詩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

不滿時局 詩人杜十三恐嚇謝揆 【記者陳一雄、劉峻谷/台北報導】 知名詩人杜十三涉嫌以「台灣解放聯盟」名義,打電話恐嚇行政院長謝長廷,警方昨天在台北市石牌路一段將他拘提到案,依恐嚇罪嫌送辦後,士林地檢署諭令三萬元交保。 杜十三本名黃人和,五十六歲,南投縣人。他承認,因不滿時局,酒後一時衝動,打電話恐嚇謝院長。他對因此造成的社會不安感到抱歉。 杜十三說,高雄捷運等弊案連連,他已很不滿;案發當天他喝了酒,正好看到行政院要將TVBS撤照關台的報導,因他非常重視新聞自由及公平正義,這兩者就像他的「家人」及「鄰居」,他聽了受到刺激,認為民進黨嚴重戕害民主自由,才打電話到行政院;但事後他就後悔了,因為那是錯的,所以他要譴責自己的行為。 謝長廷表示不會對杜十三提出告訴,杜對此表示「我很感謝他(指謝長廷)」。但因恐嚇屬於公訴罪,檢警仍應依法偵辦,杜十三認為警方對他的司法處置沒有過當。 杜十三到案後,刑事警察局長侯友宜曾前往探視。杜十三向侯友宜表示,因他一時衝動,對謝院長及警政署長謝銀黨造成的困擾,感到抱歉;他原來打算最近兩天主動出面說清楚,沒想到警方先找到他。 杜十三並說「台灣解放聯盟」組織是他瞎掰的,警方追查也未發現有這個組織及共犯。 行政院辦公室一名接聽民眾陳情電話的職員,本月一日中午十二時十五分許接到一名自稱「台灣解放聯盟」的男子恐嚇電話,揚言「已宣判謝長廷死刑,並將在本星期執行,執行對象包括謝院長及他的家人」,隨即掛掉電話。 他說,案發當天他在家喝了點酒後,走到離家五百公尺的超商,買了一張百元電話卡打公共電話;先用「一○四」查號台查出行政院辦公室電話,再打電話恐嚇。 【2005/11/08 聯合報】 恐嚇?! 藝文界:是行動藝術吧 【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 詩人杜十三涉嫌打電話恐嚇行政院長謝長廷,藝文界的朋友第一個反應都是驚訝。他們認為,杜十三不是政治狂熱分子,也沒有特殊政黨色彩。一位朋友甚至猜想:「該不會是他規畫的行動藝術吧!」 詩人白靈表示,說到恐嚇,「姚文智不也以撤照恐嚇TVBS嗎?」「我們拿一支筆的文人能做什麼?」如果政府因此嚴辦杜十三,他將號召詩人一起上街抗議。 白靈形容杜十三「愛鄉土,誰都比不上杜十三」,他認為,一個溫和、理性知識分子卻選擇走上極端,社會大眾不該把此事當成單純的恐嚇,而該問:「我們的社會、國家出了什麼問題?」 朋友透露,杜十三這兩年運氣不佳。他為中二高清水休息站設計的公共藝術,因為工程顧問公司惡意倒閉,不僅賠錢還招惹上黑道,他為此鬱鬱寡歡;之前一位花蓮飯店業者看上他跨領域的藝術才華,想請他做飯店的藝術總監,但後來不了了之。 畫家李錫奇六月才和杜十三去了一趟大陸。他回憶,當時杜十三老是說有太空人來找他……。白靈則說,杜十三這幾年喝酒喝得兇,每天晚上不喝酒睡不著,他懷疑這次的驚人之舉也是他「喝了酒亂說話」,根本搞不清自己在做什麼。 與杜十三有長期合作關係的作家楊樹清認為,杜十三「就是一個文人」,他熱愛土地、關懷弱勢、勇於批判現實,對混亂的台灣社會與政治感到不滿;而他又是一個想做就做的行動派,出版第一本詩集時,還被稱為「台灣第一個行動詩人」。 楊樹清說,與其把杜十三看作歹徒或嫌犯,還不如說他是想藉此行動凸顯社會議題。 【記者李順德/台北報導】詩人杜十三因恐嚇行政院長謝長廷落網,謝揆昨晚表示,不認識杜十三,也不會對他提出告訴或追究責任,但這是不對的行為,特別是意見領袖不應助長社會暴戾之氣,台灣有言論自由,不能動輒以暴力威脅別人生命。 【2005/11/08 聯合報】 詩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 那一天,詩人杜十三沒有詩興;他打了一通公用電話,說要殺謝長廷全家。 其實,這樣的情節仍像是杜十三的詩一樣,充滿奇詭的氛圍。但是,這畢竟不是案前的牢騷文章;街頭監視器錄下了杜十三的身影,詩人這一次沒有獲得讀者的迴響,卻等到了警察的共鳴。 詩是最大的洩洪機制,但詩人也有詩亦不夠抒懷之時,還比不上打一通匿名的公用電話;不再用詩的曲繞語言,而是用最露骨的政治詛咒,真是到了詩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了! 杜十三,台灣南投人,一九五○年生,與陳水扁同年。他可能有一個比陳水扁更窮厄的童年,排行第十三,自小過繼人家,姓的不是生父的姓。然而,正當陳水扁的政府鬧得天下若燒若焦之時,杜十三不再作詩,而作了恐嚇嫌犯! 謝長廷必定驚愕不置,打電話要殺他全家的,居然不是失業狂漢,也不是老芋仔,而是名聞內外的頂尖詩人。謝長廷說,他與杜十三無私人恩怨,其實杜十三又與謝長廷有什麼「私人」恩怨。謝長廷說,杜十三的恐嚇行為不對,卻不說自己恐嚇電視台斷訊撤照也不對。謝長廷甚至誇讚杜十三認錯(對方既認了錯,就表示我沒錯),卻未聞他為最近幾個月的濁亂政局向國人認過錯! 逮捕一名打公用電話的詩人多麼容易,約談陳哲男多麼周折;要詩人為打電話認錯多麼容易,要謝長廷為高捷案及T案道歉卻是門都沒有。詩人作不成詩,打電話又被捕,這叫詩人怎生是好呢! 【2005/11/08 聯合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