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West Walnut St.

關於部落格
如果這聲音能悅樂你,
就坐下來吧,靜靜的,

我將呼你為:
最初的也是最後的知音
  • 154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irst Love 

是朋友啊,我猜想你會這樣回答我。 那麼,是什麼樣的朋友呢? 是談的來的朋友吧,你大概會這麼說。我們的答案應該不會差很多吧?! 那麼,以後會是什麼樣的朋友呢? 這可能會使你稍微沉吟一下了。但我又能期待一位聰明的男人什麼答案呢?在多次領教之後。未來的事誰知道呢? 搜尋過我豐富的資料庫,我認為這是最有可能聽到的應對了。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 你希望未來,我們會是怎麼樣的朋友呢? 現在,你大概可以猜出我想和你談的事情了。 之前那些,與其說是模擬你的回答,不如說是我自己的回答。至於你希望以後我們會是什麼朋友,這個已經困擾我好一陣子的問題,你的答案是什麼,我真的不知道了。 這個問題是從何時開始困擾我的呢? 如果真要細究,或許可以推回到719事件吧。還記得很久以前的一個晚上,我問起你關於以前的感情。也就是在那個晚上,你說以前的兩段感情,已經把你耗損得沒有多餘的可以投入另一段感情。那天是7月19日,所以就被我稱作719事件了。 我還記得那個晚上,你一直在嘆氣。我從來不知道,你那麼愛嘆氣。我也從來沒想到,我會在那個晚上明白什麼叫恐懼。 至今我還記得那種冷冷的感覺從心底升起。我從未感覺如此無助或著害怕過,雖然當時,我並不完全明白自己在害怕什麼。 接下來一段時間,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我可以突然陷在一種沮喪的情緒,自己都不曉得為什麼。 記得有一次, C說起去花蓮賞鯨,我一聽也嚷著要去 :「什麼時候? 我也要去,你們不可以把我一個人丟在台北,不可以。」說完竟哭出來了。 不但C嚇了一跳,我自己也嚇到了。 C說: 原來你這麼愛賞鯨 ....沒人會欺負你,一定找你去。 一位寫散文的朋友說: 你看起來像是戀愛了,但不快樂。我聽了真是啞口無言。 那段情緒不穩定的時候,真是多虧了一些朋友的陪伴。 W為了開導我,卻限於僅有的戀愛經驗,只好說一些他當初追女友的故事給我聽。因為都是不曾聽過的,聽的津津有味之餘,果然就忘記自己的煩惱了。難得對我說教的M,開導兩三句話就會舉個例子輔佐說明,聽了好幾個故事後,我忍不住打斷他:「怎麼每一個故事裏,男主角的個性都跟你好像?」結果換來他一陣尷尬的大笑。唉,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被我得知他的秘密了。 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聽到G的話會忍不住掉眼淚了。當我聽到她說: Treat yourself better, please. 我才明白自己曾經是那麼令朋友擔心著。 記得你曾經說過,你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變。你對自己, 對世界,對別人都沒有信心。 我想,你在害怕著改變吧。 以前我不了解,現在卻漸漸有些明白。人在變,環境在變。改變是一種常態吧。而且成長本來就是一種改變,感情的成長應該也是吧。有各種階段,各種歷程。有時漸入佳境,有時挫折試煉。有高抵起伏,也有盈虧明滅。 不過知道歸知道,真要面對還是會害怕膽怯吧。 就像我現在一樣。即使一邊在給你寫信, 一邊還是在給自己找各種停筆的藉口。這或許不是適當時機向你提起吧...我還沒有準備好呀! 只是,誰知道何時是最適當的時機呢? 現在說和以後說結果會有差別嗎? 我恐怕永遠也不會有準備好的一天吧。如果現在不告訴你, 稍一猶豫,我又會軟弱退卻了。 無論結果如何,誠實面對,真心託付,就不會後悔或是遺憾吧! 其實我擔心這封不請自來的信會打擾你,更甚於擔心你的拒絕。在你這麼忙碌的時候,還拿這些兒女私情煩你,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對我很重要,也不會選擇這樣做。雖然我知道,你的責任感會讓你把其他該作好的事完成後,再來處理這封信的,我毋須擔心,也不會埋怨。誰叫我剛好也喜歡你的責任感呢。不過,我還是會異想天開地想 :如果有一天,你把我放在所有責任感之前,那有多好呀! 不過這種事,大概只有作夢的時候才會發生吧! 如果這封信真的打擾你,請把它當作是我另一次的任性吧。我知道這要求很孩子氣。可是,可不可以讓我再任性這一次呢? 可不可以再寬待我,像你一直以來寬容我的那樣呢? 對一個想成就大事,心中又有無限期許的人來說,和生命中許多待創造和待完成的事情比起來,感情只能算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吧。或著說, 在迎向前方那些期許到來的生命的無限可能的面前,感情也會失去它的重量, 變的輕如鴻毛起來了。畢竟那是沒有人,哲人智者即使只有一位, 能預知掌握,能阻止消散離去的。會讓人事後懷疑不曾存在,甚至只是某種幻覺。如此無可名狀,不可信賴,誰會冒險把它放在天平上,和巨大如泰山的前途志業相抗衡呢? 如此輕渺不可捉摸,此刻我卻感到它的厚實的重量沉沉地壓在心上。如何把它溫柔地放下, 輕輕地走開? 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我會做到的。 G和我曾談過理想中的伴侶。 他不需要出身很高貴,很有錢。我希望他很聰明,有很好的氣質,善解人意。有豐富的觀察力,能以幽默的眼光看待生活。 我們能彼此了解,即使是最細微的軟弱和不安。可以常常牽手一起去散步,並且交換微笑的眼神。可以一起讀書,一起觀察人物街景,一起討論好玩的事。 最重要最重要的是,理想中的愛情,那個人,是不可以在喜歡我這件事上膽怯,退縮,或是遲疑的。也不可以有所保留或是三心二意。 所以如果有任何的遲疑,猶豫,或是不確定,請你千萬千萬不要回覆這封信。那麼,聖誕夜前還沒收到你的回音的我,就會明白你的心意了。我就不會傻傻的等下去。而你也可以愛鬧幾百個誹聞就鬧幾百個誹聞,不會有奇怪的女人打電話給你問東問西。 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一齣日劇,東京愛情故事。 莉香告訴完治,她將撘某一班火車離去。如果完治決定了, 就到月台上找她。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電視機前的我看的好心焦呀。可是完治卻一動也不動地望著大海。只剩下十分鐘了,他終於拔腿向車站奔去。 到了車站,時間正好一分不差,莉香卻已經不在月台上了。原來她已經撘前一班火車離開了。 月台上只有綁在欄杆上的一方手巾,上面寫著: 完治,你是個大笨蛋。 火車上的莉香一個人靜靜地坐著。一個小女孩走近,莉香對她微笑,小女孩又走開了。然後,不知道為什麼,莉香就哭起來了。起先淚水只是無聲地流,後來是低低地啜泣。後來,即使花費極大的力氣,也無法壓抑肩膀的抽搐。 這一哭,就是一發不可收拾了。 如果聖誕夜之後,有一天,你收到一封信。裡頭寫著: 喬,你是個大笨蛋! 你一定不可以怪我呀。 要怪就怪莉香吧,是她教壞我的。 時間過的真快。那一年,東京愛情故事在台灣放映。 那一年,很冷的冬天,很冷的風城。我們竟然認識那麼久了。當時,我怎麼想的到,在一場鬧轟轟的社團活動中,眾多吵雜的人聲裏,會獨獨在一雙腳步走近時,抬頭,看到一張微笑的臉龐。然後,然後就心跳了一下。隨即在天使小主人遊戲中,發現他成為我的小主人。怎麼想的到,很久以後,我會去軍隊看他。而且此刻,在這樣的夜晚想起,在這樣的夜晚為他寫信。 生命真是充滿驚奇和不可預知呀! 多年以後,我們又會在哪裡呢? 是否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是否很快樂,很滿足,見面的時候,還能像現在這樣坦承地說話呢? 未來會是什麼樣子呢? 我是真的很好奇呀! 原發表於2002/12/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