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West Walnut St.

關於部落格
如果這聲音能悅樂你,
就坐下來吧,靜靜的,

我將呼你為:
最初的也是最後的知音
  • 154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alome

希律王說︰跳舞吧!莎樂美。 莎樂美說︰不,我不跳舞。 希律王說︰為我跳支舞吧! 莎樂美說︰不,我不想跳舞。 希律王說︰莎樂美,只要你肯跳舞,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你。 莎樂美說︰我要什麼你都答應? 希律王說︰以我的生命,我的王冠起誓。即使是我國土的一半,我都答應你。 於是莎樂美跳起了那著名的七重紗之舞。裹著曼妙身材的七色薄紗在異國神秘而又緩慢的音樂中,一層一層地飄落。相傳這是歷史上最早也是最有名的一場艷舞。 希律王說︰我要重重地賞賜妳。我會給妳任何想要的東西。 莎樂美說︰給我約翰的頭顱。 希律王說︰我可以給你世界上最大的一顆翡翠,或是在我的花園中,一百隻珍貴的白色孔雀。但請不要要求先知的頭顱,聖人死亡將有不幸的命運降臨。 莎樂美說︰給我約翰的頭顱。 於是銀色的盤子裏盛著約翰的頭顱,獻給莎樂美。 「我現在要吻你。我要用我的牙齒,如同咬著水果一般地吻你。是的,你拒絕了我。但是我現在要吻你,約翰,我說過的。……啊!我終於吻了你。你唇上的味道相當苦。難道是血的滋味嗎?或許那是愛情的滋味,他們說愛情的滋味是苦澀的。但那又怎麼樣?那又怎麼樣?我終於吻了你,約翰。我終於吻了你。」 (圖片Pierre Bonnaud, b. 1865) 原發表2003/10/2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